这是日本旅记的第 1 篇   @宇治

吃过午饭我穿进宇治川旁的居民区,听到一个小店里传来口琴的声音。钻进去一看,原来是一家家庭咖啡馆,叫宇治日和,地方很小,只塞下了三张桌子。菜单就写在黑板上,咖啡种类很少,一杯也才 400 円左右,门廊两边还放了一些日本传统工艺玩具兜售。口琴的声音来自一个坐在窗边的老爷爷,白衬衫、黑西裤,皮鞋擦得亮亮的。他背靠吧台,闭着眼睛吹着一首我没听过的曲子。那投入的样子,好像面对的不是这小小店堂,而是一场盛大的音乐会现场。

他对面就是小店里最大的一个桌子,围了 78 个上了年纪的婆婆,她们正跟着他的口琴声整齐地合唱,轻柔得像宇治川潺潺的流水。我被这一幕迷住,怕打扰他们,就站在门廊听。

这时旁边一位看上去是店主人的老婆婆来招呼我,她嗓门很大地问我喝什么。我随手指了美式,她又嗓门很大的说:「It’s my favorite ! 」接着她说,这是他们高中时的一个合唱团,大家今天又聚在一起唱歌。我很开心地点头回应她,非常好听,我喜欢这段合唱。

老婆婆问我从哪里来,我说北京。她转过身对着那一大桌子人说了一堆日语,我隐约听她在给大家介绍我从中国来。所有人都停下来望着我。老爷爷也不吹口琴了。我有些紧张。

合唱队的成员们

忽然老爷爷用浓浓的日式英文说:「你来自北京吗?我去过那里,今天欢迎你来宇治。」然后他重新举起口琴,这次竟然吹起了《茉莉花》的调子,合唱队的其他成员也开始跟着哼唱。那瞬间我站在小店中心,像目睹是一场专场音乐会,惊喜得说不出话。这群第一次与我见面的老人家就这样为我唱起歌。《茉莉花》结束后他们还唱了《夜来香》和《北国之春》。我当时心想:自己大概是中了头等奖吧?能收到这样一件密谋般的礼物。

老爷爷吹奏着《茉莉花》

合唱队后来又唱了 1 个多小时散去。我也很享受地喝完了店主老婆婆最 favorite 的那杯咖啡,老婆婆走到我身边又用非常大的嗓门问到「よかったですか」,然后立刻自己又翻译一个英文版本「Enjoy?」虽然苦哈哈的美式我从来都没喜欢过,但这一杯我却边听合唱边忘情地喝得干干净净,连忙向她点点头。她笑嘻嘻地什么也说没说,但我猜她一定为这杯 Favorite 骄傲。离开前我在小咖啡馆里到处看,我这才注意到咖啡馆角落里还有一架钢琴,只是被盖上了。上面还放着许多画家的画册和一些绘本,顾客都可以随意取阅。我想如果能住在宇治,我会常常来这里喝老婆婆的 Favorite.

咖啡馆里有一架钢琴,放着许多可以随便取阅的画册

因为要赶着回京都的火车,只能跟两位老人告别,我在门口挑两张明信片一起带走。结账时老婆婆用中文对我说:「谢谢你。」然后她自己又马上补充一句:「不客气。」我哈哈大笑,也许是当初教她中文的人没告诉她另一句话应该留给对方说。

咖啡馆外的宇治川正慢慢流过整座城市,像是这里的人,温柔纤细。他们的口琴声,歌声,蹩脚的中文,还有这群人所散发的温柔光芒,在那个下午都彻底融进了我的心,这里的绿色够用、蓝天够用、善良够用、温柔够用、美好的一切都够用。

[附:Facebook 上找到他们的店 ,原来合唱队是有许多定期演出的。留言里也是旅客们路过这里时,碰到合唱队的表演,老爷爷也为他们吹口琴,决定明年去京都时,再去看他们。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