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初,和家人去了一趟洱海。

虽然叫海,但它其实是一片高山湖。湖面宽广,没有什么风涛。对长期身处内陆的我来说,这样宽大的水域有着无穷的吸引力。湖上很静很静,除了船体发动机的声音,只有舷外海鸥的短鸣。

船行驶得很慢,同行的很多游客站在甲板上看风景,顺手往水里丢一些面包饼干,海鸥们像轰炸机一样俯冲过来抢。它们不是每次都能准确叼中食物,其中一些会回旋好几次才能吃到东西。看得出来这群海鸥早已熟悉人类,但又留着亲近的余地,吃到就马上飞走,绝不多停一秒。每只海鸥的身材都很棒,曲线自然,打开翅膀一瞬间,像一枚枚乳白的胸针挂在天幕上。

我身旁有个小朋友看到向他飞来的海鸥群,热情地翻腾起他的小背包。然后边喊着「限时大派送啦」边向空中一顿乱撒,各种各样的零食飞向海鸥:海苔片、山楂球、虾条、薯片。他的爸爸说,快别丢啦,中午没有吃的了。小朋友头也不回,仍痴心一片地为这群海鸟奉献着全家的口粮。

为了不断吃到人类的食物,海鸥群几乎是紧贴着船身在飞,这艘船在它们眼里大概就是一座移动食堂。一旦有几只飞快了,冲出去太远,它们都会迅速调转头,来到船尾,重新加入大队伍。

我站在船舷上探出了半边身子,这样离海鸥更近。那一刻我很享受,短暂地离开了日常,体验与陆地上有些不同的生活。就像少年派躺在海中央那样:广阔、独立但又有一点孤单的生活。船行到湖中心时,天光水色成了不同透明度的蓝,融合在一起,让人感叹造物者之无尽藏也,相信这些美好也许真的取之无尽,用之不竭。海鸥从我的手臂边呼啦飞过去,又呼啦飞过来。我混在中间,感觉自己也像它们的一员。乘风破浪。向着远处飞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