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篇最初是离开上家公司前几周写的。

因为当时公司的产品部本身缺人 + 我要离职又会多增加缺口,所以产品总监连着两周给我安排了很多面试。以前虽然也面试过别人,但基本都是实习生。这次接触的却大都是比自己工作年限长,职位也更高的候选者。

作为一个产品的入门生,被摁到 8 年大厂总监面前当面试官时,也是腿软的。不过怂归怂,整个过程里从许多人身上学到很多,流水账记在这里:

*0 )做 B 端产品时对切入行业要有深刻理解

做 B 端产品不同于 C 端产品,它面对的不是具体个体,需要深入到各种垂直行业、领域去解决问题。

这批候选人大多是 3—5 年的 B 端经验的产品经理。比如其中有做搜索产品的,专注在电商、线下零售、传统购物中心,为他们提供流量转化的解决方案;有做音视频技术的,专注远程医疗、在线教育、广电集团娱乐领域。

除开对产品功能、技术的了解,优秀的候选人都会展露出对切入领域的深刻理解和判断能力,比如:

  • 这个领域里有什么问题迟迟解决得极为低效,可能成为机会的;
  • 客户在解决这些问题时,如果自己动手最容易遇到的坑有哪些;
  • 如何最快速度帮助客户开始行动 —— 这里包括各行业特定的模版、Demo 上手路径
  • 在寻找这个行业的新客户过程中,核心要 KO 的角色有哪些;
在当时,我所在公司核的心产品,一直做的偏底层的技术产品。我曾一度误以为如果给出一个完整具体的行业方案,很容易对用户造成限制,只用给出把好枪杆就行了,往哪打他们自己定。直到在用户的反馈中许多吐槽,说我们的产品缺少具体到场景的案例、方案 、文档。而当时的大家还都在盲目自信自家产品的技术厉害坏了,用户却不知道如何在生产环境中使用我们。他们需要这个产品在他们领域的最佳实践。
也就是说,这要你知道什么对这个领域来说是好的,比如数据类工具不是只要让我创建一个看板,而不告诉该看什么、怎么看是门道、如果出问题建议的思路是什么。要像用户一样清楚他们的行业,明白他们的困惑,体谅得到他们最深的担忧。如果没有去理解过背后的这些链条,B 端产品就很难真的做到帮助客户走出瓶颈。
明道 CEO 在一篇文章中也曾提到对一个好的 B端产品的维度之一  ——「你有没有能够帮助客户提高运营的水平,获得从未有过的新知,从而帮助客户企业的员工建立一种新的能力。」

*1 )不要变成麻木的熟练工,哪怕是高级的熟练工。

熟练工和旁观者,是这次的候选人们两种典型面貌。虽然讲起产品经历,他们都同样行云流水。但最大的不同是前者虽然能把自己的部分麻利做好,却少于关注这部分对大局的影响;但后者会从更大层面看到问题,不断以冷酷眼光分析和复盘全局项目。

旁观者在面试里讲项目时,常会提到:

  • 我后来反思,当初这里用 B 方案更合理,因为 XXXX
  • 我们从用户那里拿到的反馈完全和预期不同,所以第二季度我们开始改进 XXX

但在熟练工的项目陈述中,他们对“犯错”和“自省”几乎是缄默的。他们早已习惯在木已成舟的局面里航行,灯塔多的是,不需要回头看过去。问题有了一个解,那就没必要去想更多。

可旁观者意识到,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。他们会继续思考:

  • 这个产品设计是不是真的合理,放到大框架里它是不是加分的
  • 洞察方向被事实验证是不是正确,方案是不是起了作用
  • 目标最后是不是达到了预期,没达到是为什么,如果超出预期了又是什么因素导致
  • 最终产品是不是能满足用户的期待

时间之潮退去后,他们会从事件中脱开自我,以俯瞰的视角重审视这段历史,分析当初的问题,现在是不是有更好的解,甚至把之前做的全盘推翻。这才是在进化,持续的发现和调整,以平稳、生物性的方式进化。

*2 )强劲的学习能力

除了对负责项目和产品的把控能力,我很希望了解对方的探索性和学习能力。所以我会问对方,日常会如何吸收业务知识或是产品体系知识。

学习媒介当然不限,但不能混淆了「资讯」和「知识」,以及光看并不等于吸收。仅仅回答看知乎、看论坛、听付费播客或者参加行业交流的人,应该是在思考上会偷懒一些,这些源头一般都是二手甚至三、四手的信息,核心的东西被稀释得太好下咽了。所以可能在我眼中,愿意看书并且愿意反向与作者观点进行讨论的候选者会加分。有一位候选者说最近在听播客别人解读《人类简史》,比较像「得到」的帮你读书模式。我紧接着问了一句,那这本书中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个点是什么?她想了半分来钟什么都没说出来,我一点也不怀疑她看书的初心,但可能就算不上强劲学习力。

另外就是厉害的人,常流露从「从一粒灰上都能学到东西”的气质」的气质,比如有候选者中有大学完全学不相关领域,最后做到技术产品的人。讲到为了理解技术缠住工程师讲原理去学、和客户交流的时候拼命学、在工作中观察模仿强者的工作方式,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吸收,并且会慢慢形成关于这个领域自己的体系结构,让自己吸收的一切信息都能有安放的位置。虽然源头都是零散的,但强者经过自己的消化后,不会让它们再是破散的散点,他能找到它们之间的关联,连点成线。

*4  Fake till make it

简单地港就是不要怂,假装自己是个符合预期的面试官。

不怂这两个字是这是两周做面试官以来,我对自己讲的最多的话,基本上比我自己去被面试讲得还多。

在面试完第一个大厂总监的时候,我听到公司内部 HR 比较严厉地反馈给管理层说让我去面试对方的做法很冒失,不够尊重候选者。但也许是在创业公司才能碰到这样的机会吧,让一个毛都不齐的透明小产品,去面试比自己薪资高、岗位高、段位高的候选者。产品总监当时告诉我坚持让我去过所有候选者第一面的原因是(1)让我丰富眼界;(2)试探对方的性情。他不希望未来来的人,在面对比自己低阶的人时,极度浮躁和不愿沟通。不管这张没按常规打的牌到底合理不合理,我仍感谢他做这个决定。

在那两周中,我很惊喜遇到的不少高阶选手在我面前表现出的谦逊和好沟通,以及在这过程中面对他们时我不断对自己心态调整。不卑不亢、始终记住自己面试的目标、去考核自己关注的重点、不要怂、放轻松且坦诚、从他们身上学习优点。光是慢慢能更清晰认知这些,对我来说就已经是相当大的收获了。

* Last

真正补完这篇时,我已经到新公司入职 1 个多月。当初只是当 Memo 记在手机里,有很多细节都遗失了,不过这段经历对我来说是很特别,所以仍然写了下来。

可能因为当初的自己恰好是个边缘者的角色,一面在为公司尽力搜寻优秀的产品经理,一面也在对自己在这 1 年半的工作进行总结。而这批候选者,正好像筛子一样,帮我抖掉那些我之前深陷其中时没来得及看清的自己的问题。

我还不是一个优秀的 Product Manager ,但我想成为。以上所有的流水账,都仅为提醒自己。因为自己的经验有限,对候选者的判断有诸多偏颇或不公,如果日后发现了,我会来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