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ing-zhouye_0

缘由

今年开春时就有了和我家精神领袖亚士庄(Astro)同学一同写博客的想法,她也正好有意。拖了好久,终于在夏天来临之前,我们俩有了这个「不舍昼夜」。

身为字体爱好者,设计一款 logotype 是最自然的选择。最开始,我选了一款现代且有人文感的「小塚明朝体」,因为它骨骼清秀、有精气神,笔画设计也清晰锐利,很符合我对「不舍昼夜」四个字的想象。考虑到博客是一个以文字为主的平台,我加入了一点老旧印刷字体的感觉,在文字上加入圆角,第一版的设计就完成了。

making-zhouye_1
第一稿设计

小塚明朝体设计非常优秀,在正文或者标题中都有非常明确的使用环境,但问题在于,我希望昼夜的 logotype 在小字号下有足够的分量,而小塚明朝体它的横笔纤细,秀气有余而分量感不足,而其他的 B(old)、H(eavy) 字重又过于厚实。若是在西文中,Slab Serif 就能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。它是十九世纪才从平面广告中诞生的新字体,有着 Serif 所带来的人文感,又像 Sans Serif 一样笔画粗细一致、看上去简洁现代。其实日本也曾借鉴过 Slab Serif 风格,设计出「ダイゴ体」这样的日文字体:

slab-serif
Slab Serif 字体 Caecilia
making-zhouye_2
类 Slab Serif 的日文字体「ダイゴ体」

但是ダイゴ体的笔画末端衬线并不适合汉字,因为衬线采用了外扩设计,没有很好地起到衬线本身应有的「收拢」和「终止」的意味,相比之下,传统宋体(如小塚明朝)的字脚就有一个很显著的「回笼」:

making-zhouye_3

其实适合中文的 Slab Serif 设计早就存在,只是优秀设计乏善可陈,那就是早在桌面出版还未普及前就存在的——宋黑体。宋黑数量不多,个人只接触过「方正宋黑体」,除了较粗的横笔这个优点之外,它有诸多不足:笔画粗细对比不一、灰度不够匀称等等。它具体的设计理念和制作方法不得而知,但它却为我提供了一个方向:适合汉字的 Slab Serif 还要回到宋体上去。

making-zhouye_4
方正宋黑体

我决定自己造字。

一、定风格

我个人并不喜好字面宽大、中宫外扩的字体,其在大段文本中或许横向行气很好,但也会显得太过稳重,缺乏变化和朝气。我更想制作一款中宫适中、笔画舒展有力的现代字体。

对了,还要有英气,这是亚士庄的给我的感觉之一。

我觉得,设计字体就像建一栋房子,稳固的结构需要每个部件的精巧配合。但字体设计它的特别之处在于,在确定整体框架前,需要首先着眼每个笔画的细节设计,因为笔画的粗细安排,会直接影响字体的框架和重心。所以字体设计应该遵循的步骤是:先设计基础笔画,再搭建骨骼,最后把笔画套入骨架,根据骨骼再调整具体的笔画、或者根据笔画来调整骨骼。也就是说,要依着「部分—整体—部分」的步骤。

二、笔画设计

英气这个感觉有些抽象,但落实到字体上,我想应该体现在这两个方面:笔画棱角分明,骨骼结实不软绵。这就需要在曲线调整上多花些功夫,如何让曲线充满张力还不不僵硬,这个问题非常微妙。我借鉴了一些日文字体的笔画设计,最终是这样子的:

making-zhouye_5

三、骨骼设计

文字设计和编程一样,并不提倡重复制造车轮,香港字体设计师许瀚文也说过,建立文字骨架可以从现有的字体出发,这无关抄袭,只是能最快地搭建出可用的骨骼。我找来二十几款宋体、黑体、仿宋甚至楷书(也就是头图中所有字体),对照比较每款字体的风格,最后筛选出三款和我想传达的感觉一致的字体:信黑体、方正新书宋、森泽徐明体。稍作调整后叠加在一起,这就是我最初的骨骼蓝本:

making-zhouye_15

顺着之前三个字体叠加后最黑的地方,我绘制出了最初的骨架,但是由于当时笔画设计并未成形,logotype 在重心和中宫方面有很多问题,于是进入了漫长的惊喜调整。

四、重心和中宫的调整

making-zhouye_7
中宫和重心

重心和中宫的概念可以参考图。很显然,评估重心高低和中宫大小,是没有量化手段的,只能眼看手调。这很微妙,也最重要,因为重心的统一关系到横向或纵向的视觉流畅感,而中宫直接影响到字面大小,若不统一,观感也会不愉快。

我就犯过这个错误。初稿的设计如下图,不仅重心上下不一,框架歪歪扭扭(比如昼字),字面也宽窄不同:

making-zhouye_8

making-zhouye_8_1

making-zhouye_8_2

在随后漫长的调整过程中,我找到了感觉,并发现了一些平时从未注意的重心调整的细节。最显著的就是「夜」字的两瞥位置。在最初的设计中,我没有留意其他字体是如何处理的,我自己就是将两撇直通横线,觉得视觉中心被拉上去但又没想出问题所在。随后研究了大量中日字体,发现他们共通之处都是将撇和横断开。这样瞬间就把「夜」的高高的重心放了下来,就像一个字一直在耸肩,肩膀放下来,整个字也就放松了很多:

making-zhouye_9

五、灰度和小字号的视觉优化

考虑到这个字体应用的场合可能都是以小字号呈现的,所以我从西文和其他字体那里借鉴了一些视觉优化手段:

起笔处的尖

making-zhouye_14_1

为了让笔画棱角分明,我将横笔处理成尖,但是在小字号下尖得并不明显,于是我在横起笔处加入了一个不起眼下凸棱角。但就是这个小棱角,让小字号时显示格外尖锐。

交接处的灰度

making-zhouye_14_2

因为笔画锐角交界处容易在小字号下变黑,所以我将锐角交界处收缩,留出空白,让字面灰度更均衡。

对齐和不对齐

字体字典里不该有「对齐」二字。在字体里,对齐就是陷阱。拿「舍」字举例来说,口字的横竖交接处,将出头的三角调宽,看起来才会刚合适口;口字的两竖如果长度和切口角度相同,那么右边的短竖看起来就会比左边稍长,于是我把右竖调短,这样在小字号时的显示就不别扭了。

making-zhouye_14_3

making-zhouye_14_4

以上就是我这次造字的经历和发现。

因为完全没有经验,我一开始就在计算机里开始绘制。这样的好处就是可以无限精确地调整每个笔画,但这也是数字字体的缺憾:我们常常会过于追求数学上的精准,容易忽略汉字本身的美感,毕竟,所有的文字在诞生之初,都是用手一笔一画写就的。日本的森泽公司,据说仍保持着这样一个传统:每一个字的设计都先从手稿开始,再输入到电脑矢量化,最后再进行一系列调整。大概是因为他们相信,「手写出来的每一根线的角度、柔软度跟你用电脑做出来的感觉不同,很细微的情感的变化是不同的,他们更相信人的感觉」。

将来我也要尝试一次从手绘开始设计字体。不过不用急,慢慢来。

making-zhouye_11

参考:

记《纽约时报》中文牌匾设计 http://www.typeisbeautiful.com/2012/06/5016/
信黑結構 http://www.xingothic.tw/structure/
正文字体观察:方正新书宋 http://www.typeisbeautiful.com/2013/09/6686/
中文字体设计里,「中宫」是指什么?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0831746
从古书中寻回汉字之美 http://roll.sohu.com/20120907/n352541897.shtml
微软雅黑的设计 http://www.foundertype.com/index/stylist/ql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