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独立成熟却保持着孩童之心。在先贤的墓碑前坐下,头上是照耀过大地亿次的太阳。她一个人走过所有陌生的街道,最后带着三明治来到公园,坐在了那把也许玛格里特读故事时停留过的椅子。面对突然而至的复杂情感她保持了缄默,唯独献出发红了的眼眶。可能就是那[…]